第1124章 我不演了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338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5 22:39:31

三沙港码头。

等李明月和陈怀秀还有小竹子下船后,已经不见了科学号和江雪迎的踪影。

“咦,雪迎呢?”李明月四下张望。

“哦,她有急事先回苏州了。”赵昊略有些心虚的笑道。唉,自己已经是个地道的大明人了,不该再背几百年后的包袱了。

从今往后只能肾虚,不要心虚……呸呸,这是人话吗?年轻人,要节制啊!

“唉,雪迎真是的,怎么能把我甩下呢?”李明月嘴角微微上翘,露出甜甜的笑。心说还算识趣,知道投桃报李,也不碍本姑娘的眼。

她便大大方方挽住了赵昊的胳膊,这会儿赵公子已经比她高一点了。两人站在一起,看上去总算协调了点儿。

也不枉高大哥天天给赵昊拔断筋,王如龙还在船上给他养奶牛……

“公子看这三沙港怎么样?”待两人缠磨完了,陈怀秀这才笑问赵昊道:“有没有很失望?”

“哎,怀秀姐,过度的谦虚就是骄傲。”赵昊笑道:“没想到这么短时间,三沙就如此繁荣了,你真是能干,太能干了!”

“这些变化都是公子的如椽巨笔绘制出来的。”陈怀秀开心的笑了,却不居功道:“再说,崇明岛能变成这样,出力最多的是县尊和于总。妾身整天在海上漂着,没出什么力的。”

“怀秀姐又骄傲了。”赵昊大笑道:“没有你收留,我那俩不成器的徒弟,还在西沙海神庙里猫着呢!”

“要这么说,没有你……”陈怀秀想到那时候的艰难凶险,眼圈一红,说不下去了。

在她看来,若当初没有赵公子神兵天降,这崇明岛、沙船帮、小滕,还有自己,怕都已经不在人世了……

“公子的恩情,怀秀粉身碎骨、无以为报……”她深吸口气,无限感激的看着赵昊,觉得自己可以为他去死。

“哎,怀秀姐才是帮了我大忙呢!”赵昊忙安慰道。

“好了好了,你们就不要互相吹捧了。”李明月适时阻止了两人的肉麻,颇没有形象的伸个懒腰,感受着暖暖的阳光和煦的风道:“还是江南好啊,比那劳什子耽罗岛舒服多了!”

“咳咳。”她身旁的张筱菁赶紧提醒她注意形象。

谁知小县主却朝她挤挤眼,然后元气满满的对赵昊道:“对了大哥,听陈姐姐说,岛上有很多过冬的鸟?”

“是啊。”赵昊点点头,去年他好像还带着雪迎三个去看鸟来着。“怎么,你也想去观赏一下‘鸟飞芦花间’的美景?”

“不是。大哥,我们去打鸭子吧!”李明月却摩拳擦掌道:“我好久没打猎了,手痒得很呢。”

“……”见她放弃治疗了,张筱菁也就不复多言了。

小竹子这才忽然想起,赵公子已经跟小县主确定了关系。她自然不用再担心露出马脚会被赵公子敬而远之了。

这种时候,反而要渐渐显出本性,要让他反过来适应自己了。堂堂皇帝外甥女,岂会戴着假面过一辈子,那也太委屈自己了!

什么叫深宫智慧?这就叫深宫智慧!

张筱菁忽然感觉自己有些班门弄斧了,竟然还一直在教皇家的人如何宅斗,人家都是看着宫斗长大的,搞宅斗根本降维打击好嘛。

小竹子酸酸的自嘲一笑,看着远处不说话了。唉,什么时候能去环球航行啊?

“好的好的。”那边赵昊却未见丝毫不适,反而兴致勃勃与她讨论起,是用枪还是用弓来了。

有道是‘同行不拆’,又不是要争影帝,戏精何苦为难戏精?

小县主坚持用弓,认为用枪的都是异端。赵昊便叹气说,可惜自己不会耍箭啊。

说的就好像他会打枪似的。

“没关系的,我可以教你。而且学不会可以先用弩啊!”见赵昊的反应好的出奇,小县主心头悬着的的大石落了地。便愈发得意忘形起来,她马上让小云儿把自己的弓弩取来,要立即和赵大哥去野地里大战一场!

“我的天哪,你还带着这些玩意儿?”赵昊看着护卫将李明月的各式猎弓、还有几张精巧的弩机,从已经装车的箱子里搬出来。心说这时不配合表演一下,就好像明摆着说,自己早已经知道她以前是在演戏了。便一脸惊讶的问道:

“这是你哥的吧?。

“不是,是我的。”李明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,红着脸道:“好吧,我摊牌,我也喜欢骑马、打猎、滑雪,但……我还是个好女孩的。”

比起一辈子不会认错的长公主,小县主绝对算大有进步,尽管对她来说,认错也是很难很难的……

“那真是芝麻落进针眼里——巧极了!”赵昊也赶紧坦白道:“好吧,我也摊牌。其实我也不喜欢吟诗作对,就喜欢打打猎、养养狗,搞掂稀奇古怪的小发明啥的。”

“发明,就是那年带我们飞上天的热气球那种吗?”小县主闻言心花怒放,都要乐得蹦起来了。

“是啊是啊,我又改进了一款新型号的,回头咱们再上天?”

“好的好的!不过咱们先去打猎吧!”李明月忽然在大庭广众之下,飞快的亲了赵昊一口道:“我简直太高兴了,必须要好好射几箭,不然会乐疯掉的!”

“好说好说。高大哥,快让人把我们的耽罗马牵过来,正好去溜溜马。”赵昊便一口答应,让高武去牵李若同送他的好马。

两人的对话落在诸位姐姐妹妹耳中,除了巧巧是人家怎么说怎么信之外,其余三人却都坚信,赵昊这是在用自黑的方式,给小县主减压。

赵公子是谁啊?他可是能写出‘最是人间留不住’的大明诗坛遮羞布啊!没有发自内心的热爱,怎么可能谱出那些传世的名篇呢?

‘虽然公子很久不作诗了。但那只是因为他日理万机,没有闲情逸致罢了。将来闲下来,肯定会厚积薄发出绝世名篇的!’马湘兰如是坚信。

‘赵公子真是太温柔了。明月真是太幸福了,唉……’怀秀姐真替这对玉人高兴,只是为什么要‘唉’?

‘那你送我的那些诗算什么?纯粹为了撩而撩吗?唉,我应该向明月学习的。算了,那样我爹会打死我的,我还是出海吧……’小竹子心里乱麻麻的,眼圈一红,看上去就像在为好闺蜜高兴一样。

~~

这边等护卫牵马的功夫,码头的商人们认出了陈怀秀。便赶紧满脸讨好的围上来请安,顺便向这位皇家海运的总经理讨要舱位。

赵昊的护卫们当然不会让任何人靠近,皇家海运的员工也赶紧过来帮着驱散人群。

“陈总,帮帮忙吧,给一吨舱位吧。我库里的年货要是压到年后,我就得跳江啊……”

“帮我们运一次货吧,我们让运河害得半年没开张,不然这年关都过不去了!”

“陈帮主,看在我是沙船帮老主顾的份上,行行好吧……”

那些真真假假的哀求声音,陈怀秀自然不能置若罔闻,不然显得皇家海运太冷血了。

她只好对众人道:“诸位稍安勿躁。能给大家腾出舱位来,我们肯定尽量不会藏着掖着,没有放着钱不赚的道理嘛。”

然后陈怀秀话锋一转道:“但大家也得理解,我们皇家海运九月才正式开张,眼下的船就那么多,大半还得给朝廷运漕粮,的确暂时无法满足所有人的需求,只能按照抽签的顺序承运。不过请大家放心,我们已经在加紧大量雇请有经验的船老大和水手加入了。转过年来,我们的运力应该能提高一倍,到时候就能满足各位了。”

“那时候,黄花菜都凉了……”

“年关难过啊,陈帮主啊,行行好吧……”可商人们根本不听画饼,还是哀求不止。其实大部分人还真不是在演。这都腊月了,但凡赚到钱的,谁不赶回家过年?哪还会在这儿耗着。

赵昊便小声问陈怀秀道:“今年还有出海安排吗?”

“还有最后一次。”陈怀秀赶紧答道:“四天后出发,最快也得二十七八才能赶回来。”

“那这次就不运漕粮了,都给他们运货,这是打造咱们金字招牌的好机会啊。”赵昊与她嚼耳朵道:“反正这会儿就是运到天津,那帮大老爷也不会往通州送的。万一不让咱们卸船,非等过年再说,那不抓了瞎?”

“嗯,有可能。”陈怀秀点点头,因为从天津到京城这段水路,还是由漕运的人负责,她没少受那帮人的刁难,知道他们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。

“那就这样吧。大不了明年我拿警备区的船帮你一起运漕粮,不会让你完不成任务的。”赵昊便拍板道。

“用不着的,开春起了南风,船就好跑多了。多跑一趟什么都出来了。”陈怀秀一撩额前秀发,朝赵昊笑笑,然后便大声向众人宣布了这个好消息。

果然众人一片欢呼,感谢陈总的大恩大德。员工们好劝歹劝,才终于把他们劝走了。

这时护卫刚把马牵来,远处响起开道的锣声,崇明知县的仪仗又来了。

今天金学曾正在堂上审案,一听禀报说师父到了。马上丢下原告被告,跟于慎思跑来码头迎接。

嫌轿子太慢,他和于慎思骑着一匹马,打头赶了过来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