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1章 送别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578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5 22:39:31

五月初四。

北京护城河上,一艘首尾长八丈、舷高八尺以上的气派大官船徐徐而行,船上插着‘元老致仕’、‘荣归故里’、‘钦命护送’、‘沿途州县恭迎’等十几面黄黄绿绿大旗。

一身锦袍,头戴大帽的徐璠,负手立在甲板上,痴痴看着眼前繁华的帝京风物。

从嘉靖十九年随父亲进京起,他便一直生活在这里,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北京人儿了。

他本以为,自己还会在这座城市里生活很久很久。

谁知道如日中天的父亲,居然就这样黯然致仕了。他这个威福自专的小阁老,也只能灰溜溜跟着回家去了。

这些早就习以为常的景色,不知今生还能否再见?

一想到这儿,徐璠就鼻头发酸,心里发堵。

他回头看看身后的船舱,想必父亲心里更难受吧……

~~

在官船码头与前来相送的百官话别后,徐阶就一头扎进了船舱里,不想再多看这伤心地一眼。

以这种不体面的方式下野,徐阁老心里本就很不舒服的。

而且还有那么多不明真相的愚民,整日在府门外唾骂,让老首辅彻底心灰意懒。取消了临行前丰富的安排,径直低调离京了。

可就是今天,皇帝也没让他走的舒心。之前给他的退休待遇,远远不如高拱也就罢了,自己临行,居然也不派个中官来送一下,

要知道,就连当时郭朴致仕,皇帝都派司礼太监做代表相送,还又赐了临别厚礼。

对一位两朝首辅,辅政元老来说,这分明是赤裸裸的羞辱了。

一想到码头上,百官眼中那充满同情的目光,徐阶就感觉自己成了别人眼中的可怜虫。

“哎……”

徐阁老躺在榻上长长一叹。老夫为大明鞠躬尽瘁,怎么会落到如此下场呢?

其实比起区区一时荣辱,更让他忧心忡忡的是张居正的态度。

虽然没有直接证据,但徐阁老分明能感觉到,在上月一系列针对自己的政潮中,这个好学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。

哪怕他没有直接对自己下手,怕也有坐视其成、推波助澜之嫌。

这种被自己悉心栽培的弟子背叛的感觉,实在让人心碎。

更让徐阶喘不过气的是,他还只能打落了牙,和着血往肚里咽,因为他致仕之后,还得指望张居正的庇护呢。

是以昨日张居正到他府上拜别,徐阁老还得笑脸相迎。低声下气的求他,如果日后高拱回来,请务必照拂徐家的周全。

张居正自然满口答应。可他的承诺到时候能不能兑现,徐阁老心里一点底都没有……

“哎……”徐阶又是一声长叹。早知今日何必当初?为什么要跟高拱斗个你死我活?

老人家真叫个满腹惆怅愁成狗啊……

~~

听着船舱里徐阶的长吁短叹,徐璠心里更加难受,正准备进去安慰父亲一番。

忽听船头徐元春激动道:“爹,快看!”

徐璠茫然寻声望去,只见前头大通桥码头上,黑压压聚集了少说上万百姓。

那些穷苦百姓特意换上了干净的衣裳,扶老携幼、挎篮提筐,还打着花花绿绿的万民伞,云集码头前来相送。

“大人请留步,饮了这杯酒再走……”

“大人呐,我们这辈子都忘不了你的恩情啊……”

“大人这样的好官,却被奸佞陷害离京,真是苍天无眼呢!”

看到此情此景,徐璠登时热血上头,马上拉开舱门,对里头大喊道:

“父亲快出来看!是非曲直自在人心!念你好的百姓,可比那些别有用心的刁民多多了!”

徐阶也早听到舱外的动静了,赶紧整整衣衫,戴好乌纱大帽,在长随的搀扶下缓缓来到舱外。

看到百姓顶礼膜拜、泪流满面的不舍之情,徐阁老登时红了眼眶,低声哽咽道:

“看来老夫,还不算太失败啊。”

“父亲怎么会这么想呢?”徐璠上前接过父亲,扶着他朝船边走去。“您可是功在社稷,泽被苍生的两朝首辅啊!”

“嘿,险些都忘了……”徐阶用袖子擦擦湿润的眼角,刚要朝着岸上的百姓自谦两句。

却听正前方一艘官船上,有人先中气不足的高喊起来。

“父老乡亲快快起身,赵某承受不起啊!”

“呃……”徐阁老登时呆若木鸡,难道老百姓来送的不是自己?

他还真没猜错,只听岸上的百姓嚷嚷道:

“赵大人怎么承受不起?要不是你,我们这些流民早就冻死饿死了!”

“是啊,咱们能活下来,全蒙赵大人所赐啊……”

徐阁老只觉全身的血液层层往头上涌。一张白皙的面庞,登时就臊得通红。

“赵大人为我们怒斥狗官,还吃了皇帝的廷杖!不来给你磕个头,我们还叫人吗?”

听到这一句,徐阶眼前一黑,险些晕厥过去。

“父亲!”徐璠顾不上发作,赶紧先扶住老爹。

“蠢货走开!”羞愤欲死的徐阶却一把推开儿子的手,跌跌撞撞躲回舱中。

徐璠比徐阁老心里更难受。那些流民一口一个‘狗官’,骂的可是他呀。

但理性告诉他,众怒不可犯。

徐璠只好强压下满腔的怒火,双目赤红的瞪着前面那条船上,赵守正那略显佝偻的背影,咬牙切齿道:

“姓赵的,咱们走着瞧!”

然后他冷冷瞥一眼受惊小鹿似的徐元春。“孽障,都是你惹的祸,给我进来!”

徐元春恐惧的看一眼身后的河水,心说,不如跳下去算了。

~~

说来也巧,赵家父子也是五月初四这天启程离京的。

赵守正品级不够,又是被贬出京,自然没资格从城里的官船码头出发,只能在东便门外的大通桥码头上船。

他们一行两百来号人,连人带行李整整需要五条船。

赵昊父子从刚开城门就上了船,直到日上三竿还没装完船呢。

父子俩这几天都累坏了,反正都不用他们操心,便一头扎进船舱里补觉去了。

直到外头来送行的流民越聚越多,大有不见到赵守正就不放他们开船的架势,赵士祯才不得不把两人喊起来。

赵守正扶着腰,缓缓走出舱来,被这万民相送的场面吓了一跳。

他赶紧想要大声请大伙儿起身,可喊出来的声音却虚得很。

老百姓看到赵状元那苍白的脸色,虚浮的身形,不由心如刀绞。

赵大人真是伤太重了!

不少人当场呜呜的哭起来,赵守正赶忙出生安慰,和灾民们好一个话别。

赵昊揉着惺忪的睡眼,也被这一幕惊呆了。

这可不是他安排的。

这两天忙的脚不沾地,赵公子完全忘记,还应该有这样一场临别大戏才圆满。

原来老百姓真的不会忘了,曾经庇护过他们的人啊……

ps.新的一卷第一章,求月票、推荐票啊~~~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