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8章 接驾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283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03:40:17

吴承恩塞了五两银子的跑腿钱,打发走了那狗眼看人低的巡按书吏,便赶紧转回签押房。

“你赶紧让人去南山寺,请大老爷回来接驾。”

“接什么驾?”徐渭左脚支在榻上,右脚勾着鞋优哉游哉的荡悠。

“接巡按的驾啊。”吴承恩无奈道:“你自个儿装独瓣儿蒜就罢了,别把大老爷也连累了。”

“风气就是被你这种人搞坏了,还作家呢,连点风骨都没有。”徐渭假正经道:“东家乃堂堂新科状元,林芝不过是前一科的同进士。哪有状元捧同进士臭脚的道理?”

“你少来这套,东家已然被贬了,再让巡按寻到错处,岂不是雪上加霜?”吴承恩严肃道。

“东家有什么错处啊?”徐渭两手一摊道:“才上任刚刚半个月,日夜带领百姓抗洪抢险,吃住都在大堤上,终于防住了梅汛、保住了夏收。县里头以工代赈,灾民安置妥当,市面物价稳定,所有积案处理一空,完全无可挑剔好吗?”

“人家存心找你的错处,鸡蛋里总能挑出骨头来的。”吴承恩郁闷道:“何况预备仓刚被烧了,这么大的事儿,林巡按肯定要借题发挥的。”

“你都说了,人家要鸡蛋里挑骨头了,咱们还把赵二爷叫回来干啥?”徐渭翻翻白眼道:

“赵二爷就是给姓林的站规矩、装孙子,他也不会放过我们的。再说咱们大老爷笨嘴笨舌的,再让人家抓到什么话头,岂不是白白授人以柄?”

说着他趿着黑布鞋,下床伸个懒腰道:“还不如该干嘛干嘛去,咱们应付那劳什子巡按就成了。”

“咱们,咱们……”吴承恩怨念道:“你能伺候的了人?到最后还不都是我给人家装孙子?”

“咱俩谁跟谁,文画两开花嘛。”徐渭拍了拍他的肩膀,嘿嘿一笑道:“再说你还没看出来吗?咱们那位少爷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,他连徐老二都敢扣,还在乎个小小的巡按?没道理把姓林的当盘菜,按照《出巡礼仪》随便应付应付得了。”

“你那叫撩火。”吴承恩翻翻白眼。

“就是要撩火。”担心心爱的作家太过忧虑,影响写作,徐渭索性直说道:“不把他撩得神魂颠倒,怎么能乖乖入彀呢?”

“你……有把握?”见徐文长一副自信满满,吴承恩终于决定按正常规格接待林巡按。虽然嘴上总跟徐渭唱反调,但心里还是很相信他的。

“对付个小小的巡按,还需要把握?”徐渭吃过见过,智商碾压的结果就是极度的目中无人。“都用不着老子出手,让那厮尽管蹦去,三蹦两蹦他就蹦到娄江里去了。”

“呃……好吧。”吴承恩心说这厮真是狂的没边了。这次居然要不出手,坐实对方完蛋……

想想还真是拭目以待呢。

~~

一艘气派的双层官船,泊在朝阳门外的官船码头。

船头上插着杏黄色的‘苏松巡按’、‘钦差出巡’旗,还有一面写着‘长洲县衙’的旗帜。

这是长洲县护送巡按出境的官船,按照陋习,本当在县境交接的。但拢共不到一个时辰的水路,长洲知县还能那么不懂事儿?就命县丞直接将巡按送到了地头。

长洲荀县丞立在甲板上,等着昆山的人员来接巡按大人。

其实他是不想在船舱里忍受林巡按的臭脾气。

巡按任期只有一年,却要巡遍所按所有府县,是以在每个县最多也就待上十天半个月。

十天半个月连脸都混不熟,回头谁认识谁?而且一年以后,巡按铁定调往别处,所以巴结他没有任何好处。

但得罪了他,你却要倒大霉。

对这种人,官场上通常只用两个字来形容,那就是‘难缠鬼’!

荀县丞已经应付这只难缠鬼整整半个月了,终于到了送瘟神的时刻。心里头有些小激动,也是十分合理的。

可他左等右等,就是等不见有人来接神。

直到那位难缠鬼也黑着脸从船舱里出来,才看见二十名穿着大红号衣的兵丁,引着一具四抬绿呢轿,不紧不慢的出了朝阳门,朝官船码头而来。

领头的正是吴承恩。若按徐渭的意思,是给巡按大人牵头驴就够了、但老吴毕竟老成持重,还是按照正常的标准,安排了轿子和护卫。

可林巡按的脸色却更难看了。他到哪里不是当地长官率官吏士绅隆重迎接,黄土垫道、洒水净街,锣鼓喧天、吹吹打打?

昆山县就敢来这么几个人一抬轿,官员士绅一个不露面。这是存心羞辱我这个巡按呐!

荀县丞见状却不禁暗喜。不怕不识货,就怕货比货,有昆山县比着,长洲县对巡按大人招待不周的地方,也就全都不算什么了。

吴承恩来到码头,一眼就看到那穿着七品服色,胸前补着獬豸的林巡按,脸黑的跟包大人似的。

他赶忙硬着头皮迎上去,深施一礼道:“在下昆山县书启幕僚吴承恩,恭迎按院大人莅临。”

“哼,书启幕僚是个什么鬼?”不待林巡按发话,他的亲随先冷声道:“你们赵知县呢,怎么还不来迎接啊?”

“洪灾严峻,县尊一直在吴淞江抗洪,一时难以赶回。”吴承恩抱歉的答道。

“他赶不回来,县丞,主簿、典史呢?”亲随不依不饶的问道。

“都在大堤上呢。”吴承恩苦笑道:“还有本县的士绅,也全都在堤上抗洪。是以此时,县丞之中只有我一个糟老头子盯着,如有怠慢,还请海涵。”

一旁的荀县丞险些笑出声来,心说这吴县胆子不小啊,就差指着林巡按的鼻子说,我们正忙着呢,你丫来添什么乱呀?

林巡按嘴角抽动两下,这是他出巡苏松近一年来,头一次遭此冷遇。

他直欲拂袖而去,却忽然意识到,自己要是直接走人,怕是正中了那赵守正的奸计!

“无妨,多谢贵县没有按照条例,给本院牵头驴来。”林巡按便冷笑一声,在长随搀扶下上了码头,端坐进那顶蓝呢轿中。

你们越是不想让本院入城,越说明你们心虚。

就让本院抓住你们的把柄,好好整治你们一番吧!

ps.第一更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