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2章 逼供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332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5 22:39:31

拙政园的男**仆共两百三十七人,蔡国熙一个都没放过,命人把他们统统锁拿起来。

锁链不够,就用麻绳代替,然后穿成长长一串,押着出了拙政园。

蔡国熙有意报复徐家,又命人不要径直回衙,而是敲着锣,牵着徐府一干人,绕着苏州城的大街游行一圈再说。

官差一边敲锣,还一边大声吆喝:

“瞧一瞧看一看呐,烧毁府衙、煽动骚乱的主犯,已经被抓获归案了!”

“就是这帮家伙扇阴风点鬼火,上蹿下跳,唯恐天下不乱的!”

“就是他们指使人到处抢劫,害你们损失惨重、担心受怕的!”

老百姓听到街上的动静,纷纷围拢上来看热闹。

“呦,这不是徐家的人吗?”

“怎么会是他们呢?”市民们纷纷表示震惊。徐家要闹事,为什么不在松江闹,要跑来我们苏州?

“怎么不会是他们!”官差早就得了吩咐,尽情往徐家脑袋上扣屎盆子。

“徐家前番横行霸道,被老公祖依法严惩,遂怀恨在心,妄图破坏我们苏州人人有工做、人人有饭吃的大好局面,简直是罪恶滔天!”

本来市民们还有些心有戚戚,可听官差这样一鼓动,登时就炸了毛。

“原来都是他们捣的鬼!”

“砸,砸死他们!”市民们便按照国际惯例,用臭鸡蛋、烂菜帮子纷纷砸向这群罪魁祸首。

“哎哟,哎哟!”苏州的徐家奴仆,也品尝了他们昆山同行一样的待遇。

而且苏州城物资多丰富啊?又乱了几天,到处都是垃圾,弹药俯仰皆是。

弹雨比昆山那次密集了不知多少倍。

徐煦站在队伍的最前面,此时已经被砸得七荤八素,找不到北了。

他头顶挂着几片绿油油的菠菜,脸上是腥臭的蛋液,也顾不上哀嚎,只剩痛苦的心碎。

‘明明昨天你们还唯我马首是瞻,今日却如此羞辱你们的王。如此轻易就被动摇了立场,难怪闹了那么多次,从来没成过一次事……’

哀莫大于心死啊!

~~

待到游街结束,被压入府衙,徐总管等人已是满身蛋液菜叶,臭烘烘没了人形了。

官差把徐煦拉到井边冲刷一番,便水淋淋的拎进了已成废墟的大堂。

蔡国熙早已等候多时,他冷冷看着立在堂下的徐煦,恨得牙根直痒痒。

啪的一声,蔡知府重重一拍惊堂木,怒声问道:“堂下何人?见本府为何不跪?!”

“明府,咱们就没必要来这套了吧?”徐煦一呲牙,没好气道:“这满嘴金牙,还不是拜你所赐?!”

“大胆,竟敢藐视公堂!”蔡知府抽出一根火签,丢到堂下喝道:“先杖责二十再说!”

衙役上前就要按住徐总管。

“慢着!”却听徐煦一声断喝,然后从容的宽衣解带,脱个精光……才不是呢,是脱掉了外头脏兮兮的藏青布袍,便露出里头的蓝色黑领襕衫。

徐煦故意系一系腰间的蓝丝绦,不无得意道:“人不会被同一个门槛绊倒两次,学生如今捐资入学,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国子监生。”

要是赵昊在此,八成要感叹一句,卧槽无情。

当初他也是抱着同样的目的捐资入学,有周祭酒帮忙,还送钱办了加急,却也不得不等到乡试后一个月才领到这袭襕衫。

没想到人家徐家一个奴才,居然也没比他慢几天,就领到了今年份的监生襕衫。

但不同的是,当初赵昊要对抗的是七品知县,这徐煦要顶撞的却是四品知府,而且还是有王命旗牌的知府。

想用个区区监生功名就扛住对方,徐总管也是想瞎了心。

便见蔡知府朝着北面一拱手,高喝一声道:“请王命旗牌!”

“卧槽,又来……”徐煦登时傻眼了。

密集的鼓点声中,四名旗牌官又把王命旗牌扛了出来。

“把此人的襕衫脱掉,本官假王命废除他的功名!”蔡知府重重一拍惊堂木。

“不来这样的……”徐总管伤心的哭了。老是用王炸,这谁遭得住啊?

凶狠的衙役将徐总管的襕衫撕下,再把裤子一拔,这下彻底精光了。

“打!给我狠狠的打!”蔡国熙又丢下一根火签。“打到招为止!”

“你还没问呢,我招什么?!”啪啪啪的板子着肉声中,徐煦惨叫着抗议。

蔡国熙才想起这茬来,却面不改色道:“不要停,边打边问!”

衙役们便欢快的打着板子,听蔡知府审问人犯道:

“大胆凶徒、丧心病狂!竟敢唆使一众手下纵火烧毁府衙、劫狱抗官。又串联组织所谓市民自卫队,在城中大肆打砸抢劫,还占据各处城门,妄图阻止官军入城戡乱。”

顿一顿,蔡国熙爆喝一声道:“这些罪状,你认还是不认?!”

徐煦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了,赶紧惨叫道:“我认,你说什么我都认……”

“这种种罪行到底受何人指使,还不速速招来?!”蔡国熙又拍惊堂木。

“无人指使……”徐煦声音微弱道:“都是我自己想干的。”

一路上,他早就想明白了。

落在蔡国熙手里,自己这次是死定了,但必须要把这口锅背起来。

如果敢牵连徐家,他全家都会死无葬身之地的。

“一派胡言,你个狗奴才活腻了吗?!”蔡国熙怒喝一声。

“我纯粹为了报复你。”徐煦便惨笑答道:“谁让你打掉我满嘴牙齿?如此羞辱于我,自然要十倍偿还了。”

“还敢隐瞒真相!”蔡国熙闻言眉头一紧,便又丢出一根竹签,喝道:“上夹棍!上拶子!”

“明府,拶子是给女犯用的。”一旁的幕僚小声提醒道。

“管他男女了,能上的都给我上去!”蔡国熙却不管那一套,咆哮道:“烧红了烙铁伺候着,十八班花样一样都不能少!”

也不知道他是在审犯人呢,还是纯粹报复?

反正徐总管是被吓尿了,拶子一上,十指全断。夹棍一套,两腿骨折,这谁能受得了啊?

“别别,我招,我全都招!”

他也顾不上什么家里人了,赶紧供出来幕后主使——正是徐家大爷,前小阁老、太常卿徐璠!

ps.第二更求月票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