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0章 就这?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38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5 22:39:31

官船上。

听了小县主的决定,张筱菁闻言吃惊道:“不跟干娘打招呼咱们就走?”

李承恩也怕怕道:“别介啊,合着板子不打在你身上,你不知道疼是吧?”

“那你自己留下呗,我和筱菁先走一步了。”李明月哼一声道:“反正金陵我又不是第一回去了。”

“那更不划算了。”李承恩苦着脸道:“没看好你俩,我一样挨揍。”

“既然横竖都是挨揍,你应该知道怎么选了吧?”李明月笑眯眯道。

“唔……”小爵爷摸着下巴寻思起来,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。“倒也是,我还是跟你们一起走吧。”

张筱菁这个汗啊,心说这也太容易被忽悠了吧。

~~

赵园。

赵立本仓皇回到家中,缓了好一阵子,脸上才恢复了点儿血色。

“大人,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叶氏一边喂他喝参汤,一边奇怪问道。

“多事!”老头子对叶氏却还是凶横凶横的。“吩咐下去,关门闭户,任何人不准进出。”

“呃……”叶氏愈发满心疑窦,但见赵立本那副色厉内荏的样子,也不敢再多问,搁下汤碗便出去吩咐照办。

她刚要侍女把管家叫来,却见管家急匆匆跑了进来。

“你又急个啥?”叶氏心说,今天这都见了鬼了吗?一个个的不正常。

“主母,知府衙门派……派人来说,让咱们赶紧收拾一下迎接长公主大驾光临!”管家结结巴巴道:“听,听说还要住在咱园子里呢。”

“啊?”叶氏惊的合不拢嘴,却也明白了,赵立本为什么会慌成这样。

原来是克星到了……

“人到哪了?”

“已经在来的路上了。”

“啊,这么快?”叶氏紧攥着帕子道:“你先赶紧安排迎驾,我这就跟大人说去!”

“哎,好嘞。”管家赶紧跑去张罗了。

~~

“什么,什么?!”赵立本听得噩耗,喀嚓一声便摔了心爱的兔毫盏,从榻上蹦起来,失声叫道:

“怎么还追家里来了?这是要闹哪样啊?赶尽杀绝吗!”

看着平日里总牛皮哄哄的大人,被长公主吓得慌成狗,叶氏又好笑又心疼,忙扶住他道:

“人家说话就到了,咱们也没法拦着,还是调整下心情,去迎接吧。”

“我不去!”赵立本断然摇头道:“老子就是淹死、溺死,从这里跳湖里,也绝不向那恶毒的女人低头!”

“那……咱们怎么办?”

“惹不起,老子躲得起!”赵老爷子用最狠的语气,说了最怂的话。

“赶紧让你兄弟过来,替老子迎客!”

“那咱们呢?”

“先去你兄弟家避一避。”赵立本咬牙道:“那婆娘找不到人抖威风,自然会滚蛋的。”

~~九洲中文 www.9zzw.com

赵园中门大开,府上一干人等在两旁恭迎,知府大人的马车和贵人的轿子入府。

待到府门缓缓关上,娄知府这才下来马车,环视一圈却不见赵立本和他姘头的影子。

只有他那便宜小舅子叶盐商,带着老婆苦着脸,在一旁迎候。

“老侍郎呢?”娄知府皱眉问道:“贵人都进门了,还磨蹭着不出来?”

“这个这个……”叶希贤像被热油烫到嘴一般,哭笑不得道:“老大人不在家,托我照看宅院。”

“放你娘的屁!”娄知府啐道:“我他妈昨天还跟他喝过酒,今天在码头还见过你俩,给我这儿出什么幺蛾子!”

“老大人他真走了。”叶希贤都快哭出来了,心说我这是蒙骗长公主啊,也不知道算不算欺君之罪。但他还是更怕赵立本,只好硬着头皮道:“不信你搜啊。”

“他什么走的?”

“刚刚。”叶盐商小声道。

“他分明就是躲出去了!”娄知府把赵立本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,只好硬着头皮,走到凤轿旁。

长公主正端坐在轿子里,等着赵立本来接驾呢。

听娄知府的禀报,她冷哼一声道:“就这?”

胜利者的轻蔑,溢于言表。

‘就这……’娄知府一愣,心说怎么感觉俩人有仇啊?

感情白高兴一场。

甭管她们什么仇什么怨,自己还是别在中间受这个夹板气了。便自责道:“都怪下官没提前知会,赵老大人居然外出了。不如咱们还是去万花园吧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长公主淡淡说一句,便在柳尚宫的搀扶下,下了轿子。

她环视一圈园内郁郁葱葱、曲廊幽榭的风光,漠然道:“本宫就中意这里,哪也不去了。”

“这,这边什么都没准备,难免怠慢了殿下。”娄知府还想做最后的努力。

宁安只瞥了他一眼,娄知府便打个激灵道:“是是,有什么问题下官想办法解决。”

“劳烦娄知府了。”宁安这才点点头,便自顾自款款迈入了那池边漂亮的听荷轩。

一进去,她便看到那盏打碎的兔毫盏还没收拾呢……

长公主殿下不禁用手背挡住嘴,对柳尚宫怪笑起来。

“看来臭老头被吓坏喽,本宫这手敲山震虎,玩的漂亮吗?”

“漂亮。”柳尚宫尬笑一声。“不过殿下,非要跟赵老侍郎置气干嘛?”

“这不是置气,这叫先声夺人。”宁安在主座上端坐下来,一副胜利者的姿态道:“我就是要让臭老头彻底死心,不敢再坏我和赵郎的好事!”

这半年多来,长公主殿下身在京城,心在江南,从没放松过对赵守正的监视……哦不,关心。

她听说赵立本始终不死心,这半年来,七八次想给赵守正续弦。还好赵郎忠贞不二,守身如玉,不然她千里迢迢而来还有什么意义?

柳尚宫心中哀叹,赵老侍郎怎么这么不中用呢?这都半年多了,怎么连这点儿事都办不成?

虽说‘初婚从父,续弦从己’,但你是他爹啊,不答应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吗?

实在抹不开脸,还可以装病吗?就不信堂堂赵状元,敢背个不孝的恶名行走于世!

他怎么还不得乖乖续上弦,也让老身能睡个安稳觉?

面上却还得同仇敌忾道:“那咱可得多住两天,不然达不到效果啊。”

“何止住两天?”却听宁安狡黠一笑道:“今年冬天本公主就在这儿长住了。”

ps.今天的三连更之一,求月票啊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