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9章 住院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32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5 22:39:31

“你觉得?什么意思?”李神医闻言一愣,差点把艾条怼在赵昊大椎穴上。

“就是字面意思。”赵公子小声道:“我希望病得,能住一段时间院,最好不能探视的那种。”

“那岂不是弄虚作假?”李时珍断然摇头。

“李先生通融一下吧。”赵昊央求道:“海公上任,江南人心惶惶,肯定有很多人劝我游说海公。我是既不能答应,也不好不答应,只能先躲起来。等一段时间,谣言就不攻自破了。”

“唔。”李时珍也不知听没听懂,依然摇头道:“公子自然是有道理的。可医者贵乎真,老夫的医德的不允许啊。”

“回头我为你讲授《生物学》。”赵昊只好拿出杀手锏。“可以让你的《本草纲目》更加系统科学。”

“伤风之病,本由外感,但邪甚而深者,遍传经络,即为伤寒。”李时珍便改口道:“强者,数日邪散则愈;弱者,邪不易解,延绵不除,绝不可轻忽大意,建议立即住院治疗。”

~~

艾灸之后,赵昊被王铁蛋护士长,用轮椅推进了林润病房隔壁小院中,躺上了铺着白床单的病床。

王铁蛋给赵昊掖好被角,嘱咐他好生休息,有需要拉一下床头绳,就出去了。

也不知是心理作用,还是李时珍的医术太高,总之他感觉身上好受多了。终于有力气复盘一下和海瑞的这番长谈。

毫无疑问,谈话是成功而富有战略性的。海瑞的江南新政一来,可以大大减轻农民负担;二来,赋役的货币化也能刺激商品经济的发展。赵昊和江南公司自然会全力支持。

而且一条鞭法也好,均田均粮也罢,乃至清退非法占田,都必须以清丈田亩为前提。

林润已经将江南九府清丈完毕,为海瑞打下了坚实的基础,海刚峰挟新官上任的威势,甚至可以先撇开松江,在九府直接推行。

这法子看似暂时放过了徐家,但其实才是掘了徐家的根基——松江百姓之所以铁了心跟徐家对抗朝廷,是因为他们乃利益共同体。

从前,为了逃避赋役,主要是劳役以及差银、力银等劳役相关的各种摊牌,大量的松江百姓通过投献,借用徐家的优免特权,来逃避赋役。

投是投身为奴,献是献出田产。

很显然,投献这种行为侵害了朝廷的利益,更将沉重的负担转嫁到了,没有投献的老实人身上。

因此投献是违法的,《大明律》载有明文,投献双方‘杖一百,徒三年’。

嘉靖二十七年出台的《问刑条例》更是加强了对投献行为的打击。规定‘投献人发边卫永远充军,受献人家长参究治罪’,也就是同样要‘发边卫永远充军’。

或许有人要问,既然如此,徐家就敢明目张胆的违法?就算徐阁老不要脸,他的政敌不会检举他吗?

答案是,很难检举。因为徐家通过钻法律空子,完美的规避了违法风险……

在这个年代,培养一个读书人很不容易,竭一家一户之力也难以为继,因此往往都要靠整个家族,甚至宗族接济帮助。

读书人考取功名之后,只自家享受特权,实在不近人情。因此官府也就默许了亲族之间的投献。

那不是亲族的人想投献怎么办?

徐家给出的解决方案,给徐家人当儿子孙子重孙子,把名字写进徐家族谱,这样自然就成了徐家这个幸福的大家庭的一员。

徐大、徐五、徐六、徐八、徐煦、徐羊……这些统统都是后改的姓。

但‘徐’这么高贵的姓,可不是你想姓就能姓的,只有立了功劳,得到徐家的认可,才有可能被赐姓徐。

大部分人只能通过将自己卖身为奴的方式加入徐家,虽然从自由民变成了奴才,但能不交税不服役,还不是美滋滋?

其实这两种方法,官府清清楚楚,可人家一个愿打、一个愿挨,又没违法,你能奈何?

但一条鞭法会改变游戏的规则。

简单说来,以前为了逃避赋役,投献是非常划算的。但一条鞭法改革以后,所有皇粮劳役统统折进田亩中,以银两交税。田多多交,田少少交,无田不交。

这样,无田的农民首先就不划算了,因为给徐家当奴才,还要受徐家的盘剥。如果既不用交税也不用服役了,谁还愿意给徐家当奴才?

甚至那些少有田地的富农小地主,给徐家当奴才也一样不划算了。因为他们交给徐家的孝敬,已经超过了改革后的税负!自然也会觉得亏得慌。

所以等松江老百姓看到新政的好处后,,依附在徐家身上的千家万户,一定会追悔莫及的。

可徐家也不是大明的九边防线,让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到时候可就有好戏看喽!

赵公子仿佛已经看到,徐家倚仗的那些刁民,反过来攻击徐家的那精彩一幕了。

兴奋的他躺在床上手舞足蹈起来。

“哎呀,公子这都烧抽抽了!”闻讯赶来的马姐姐,看到这一幕,登时就泪崩了,扑到床前按住他道:“中午时还好好的,怎么一转头就病成这样了?”

“呃……”一时得意忘形的赵公子,登时羞红了脸。马姐姐自己人,还没什么。可陈帮主也跟在她身后走进来了。

这下赵公子辛苦营造的稳重形象,怕要毁于一旦了……

谁知陈怀秀却只感到很内疚,她原以为赵昊之前的理由只是托词。没想到赵公子真的很忙很累,都累出毛病来了……

她鼻头微酸的问跟进来的护士长道:“王大哥,公子得的什么病?”

王铁蛋拿起床头的病历牌看一眼,瓮声瓮气道:“伤风伤寒,病的不清啊!”

“啊……”一听伤寒两个字,陈怀秀脸色登时煞白,这年代死于伤寒的人不要太多。泪水在眼眶打转道:“他还这么年轻,怎么会……”

马秘书也吓坏了,搂住赵昊的脖子道:“别胡说,公子不会有事的!”

“你俩都安静,别听风就是雨。”王护士长脾气不太好,粗声道:“是伤风伤寒,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伤寒,一般死不了人。”

ps.抱歉,昨天写的太激动,结果彻夜失眠。今天一天晕晕乎乎,睡也睡不着,写也写不出,只有两更了。欠一更明天再补上吧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