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0章 玻璃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24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03:40:17

得知师父来了,张鉴赶紧从101实验室里跑出来迎接。跟他一同出来的,还有个二十多岁的男子,两人虽然相貌迥异,但气质很像,都十分沉稳内敛。

他正是张鉴的姐夫,陕西来的私塾先生王应选。

虽然赵昊费老大力气,把王秀才从陕西弄来,为的是他还没出生的儿子王徵,但王秀才精通算术天文、机械地理,科学天分出奇的高。

这并不奇怪,因为张鉴正是在姐夫的引领下,才对机械物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对于这种优秀人才,赵昊自然不能只留着配种,还要让他本身也发光发热。便高薪聘他为01所钢铁研究所所长。

“王大哥好啊。”赵昊笑眯眯的受了徒弟的跪拜,然后跟徒弟的姐夫称兄道弟。

王应选戴着副厚厚的近视眼镜,这还是来江南以后配的。当年他就是因为近视太严重,没法再继续读书了,没想到一副小小的叆叇,就能治愈断送他前程的痼疾。

配上眼镜后,他其实很想继续读书的,毕竟才二十出头,在陕西考个举人不成问题。

但赳赳老秦知恩图报,王应选一句废话没说,便一头扎进了陈家坞的山沟沟里。

赵昊就喜欢这种好欺负的老实人,对他客气极了。

只是被小舅子的师父叫大哥,让很注重伦常的王秀才,感到不太适应。不过他性情忠厚,端人饭碗服人管,也不会多说什么。

“王大哥,嫂子肚子有动静了没?”赵昊下一句话,还是让他差点破了功。

“咳咳咳!”王秀才涨得老脸通红,尴尬摇摇头道:“还,没。”

“要多加努力哦。”赵昊笑道:“争取多生几个,要在江南开枝散叶哦。”

“哎,哎……”王应选茫然点头,想破脑袋也想不通,为何每次公子见面,都要先问自己老婆有了没?

好在这时,02所的所长邢云路也听到动静,和他的师弟瞿汝夔赶忙从201试验室出来拜见老师。

邢云路是赵昊从北京带来的学生,这位还未长成的天文学家,表现出了对科学浓厚的兴趣,赵昊也是实在缺人手,便让他先来中心的矿物研究所顶几年。

至于瞿汝夔,大家肯定更陌生,因为之前根本就没提过……实在是赵公子如今摊子越铺越大,

不能事无巨细的一一道来。

才不是临时需要硬加的呢……认真脸。

瞿家是常熟大族,瞿汝夔的父亲瞿景淳是嘉靖二十三年的会元加榜眼,《永乐大典》总校官,官至礼部左侍郎兼翰林学士,不过已经因病致仕、归乡隐居了。

瞿汝夔是瞿景淳的次子,今年十九岁,在苏州府学读书。不幸遭到了李叫兽的毒害,被忽悠……哦不,介绍到昆山,拜赵昊为师,学习科学。

而且十分荣幸的跟邢云路一起,由第五级的科学生,直接晋升为第四级别的‘记名弟子’,可以管赵公子叫师父那种哦。

以赵某人的势利,愿意破格收徒,当然是因为此人像邢云路一样,有不凡之处了。

在另一个时空中,这位姓名笔画很多的公子哥,是利玛窦来大明后的贵人。是他指点被忽悠着剃度为僧的利玛窦,穿上儒袍、学习儒家经典,与士大夫打交道,这次让利大师的传教生涯有了转机。

他也是大明最早为西学着迷的士大夫。利玛窦所说的一切,对他都产生了极大的吸引力。他勤勤恳恳地跟随利玛窦学习了一年,便学会了数学、球体几何,以及《几何原本》第一册。

还学会了如何制作各种各样的日晷,如何测量高度和距离,并顺便学会了意大利语……

这些,都是他在一年里学会的,绝对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。

可惜后来他因为情感纠纷损害了名誉,忽然避世遁居,从此不知所踪,没有像徐光启、王徵那样,在科学史上留下大名。

赵昊对科学天才求贤若渴,连未成年的徐光启都不放过,别说已经成年的瞿汝夔了。得知他在苏州府学后,便让李贽帮忙招募到了门下。

不过赵昊对他期望甚高,目前只让他恶补科学知识,还没有给他安排具体的工作。

~~

张鉴、赵士祯、王应选、邢云路、瞿汝夔,就是整个研究中心的五大金刚了。此外便都是些识字都不多的能工巧匠而已了……

赵昊今天是突然袭击,弟子们都不知道他要来干啥。

寒暄过后,便问师父有何指示。

赵公子心说我就是不想去打猎,便笑道:“不要紧张,我就是来随便看看的。”

说着他看一眼邢云路道:“先去你那儿吧。”

“师父,请。”邢云路神情一紧,赶紧侧身带路。

众人便进了201实验室,便见屋里的桌椅摆设,全都被堆到一角,空出的地面上,摆满了一袋袋的沙子。

几位工匠将几袋写用同样标号的沙子,均匀的倾倒在一张草席上,草席上还铺了张雪白的布单。

然后每个工匠都拿起个细齿竹耙子,不停的犁着草席上的白沙。

赵昊蹲下仔细一看,便见每个耙子的耙齿上,都绑着一块黑乎乎的长条细石头,石头不断将一些黑色、褐色的粉末从白砂中吸出来。

“这是在给石英砂除铁吗?”赵昊笑问道。

“嘿嘿,一切都瞒不过师父。”邢云路笑嘻嘻的点头道:

“上回师父说,玻璃黄黄绿绿不透明,主要是因为石英砂中含铁的杂质造成的。回来后,我就想了这个办法。”

“嗯,那现在烧出来的玻璃怎样了?”赵昊点点头,邢云路最大的毛病好处都是较真儿,特别适合干这个活儿。

“进步还是很明显。”邢云路让人将墙角的木架子抬过来。

上面并排镶着九片颜色各异的玻璃,最左边的黄绿色最浓,越往右颜色越淡。

每一片玻璃上,都贴着张标签,上头写着材料来源、烧制时长、炉火焰色等等试验数据。

完全符合赵昊传授的科学试验法,让当老师的深感欣慰。

ps.第三更,求月票,今晚没了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